张掖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律师代表议政渐至佳境

发布时间:2019-08-23 20:07:41 编辑:笔名

核心提示:因案件审理时程序多有瑕疵,这位有着多年从业经验的律师,在开庭前就评论说,此案,真正受到了损害的,除了原告们的利益,“还有司法的权威”。

2012年,是中国律师制度建立100周年。值此之际,在全国两会上,11位律师界的全国人大代表走入最高议政殿堂参政议政,成为一道不可或缺的风景。

律师被选为全国人大代表,自1988年至今,已经24年。在外界看来,相比其他代表,律师代表有法律专业背景,接触面比较宽,看问题更深刻。

2月29日,迟夙生律师又出发了。这一次,她去的地方,是黑龙江省双鸭山市下辖的宝清县。她代理的一个案子因一审法院推脱责任、该审理清楚的事实不去审理,被上级法院撤销判决发回重审。

因案件审理时程序多有瑕疵,这位有着多年从业经验的律师,在开庭前就评论说,此案,真正受到了损害的,除了原告们的利益, 还有司法的权威 。

除了律师这层身份以外,迟夙生还是第九、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在接受《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采访时,迟曾多次直指律师刑事辩护环境不佳,亟待解决。

关注律师业难题

中国律师被选为全国人大代表议政,已历24年。但联手呼吁律师界自身难题,从未如今天这般急切。

同在黑龙江执业的律师界全国人大代表孙桂玲,这一时间,并没有把心思过多放在具体案件上。

2月2 日,孙桂玲关注的事情是,随迁子女的高考问题;又过两日,孙桂玲开始大力疾呼刑诉法修法,以保障公民权利。

可以预料,在 月5日开幕的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围绕刑诉法大修的讨论,又会是一番唇枪舌剑。

在去年 北海律师 案中,迟与孙二人,曾共同呼吁,有关部门应着手解决刑辩权利落实的问题。仅仅几个月过去,两人有望再次在全国两会期间,以议案的形式,将问题提交解决。

中国律师被选为全国人大代表议政,从1988年至今,已历24年。但联手呼吁律师界自身难题,从未如今天这般急切。

相比之下,重庆律师界全国人大代表韩德云的议政做法,就直观的多。在迟夙生赶赴宝清县之前,他已然开通了自己的微访谈栏目: 民意直通车 。

网友所问所涉,并不完全与律师制度、具体案件审理辩护重合。

网友 庹拓的爹 问了一个让人感觉棘手难答的问题:公民有了解政府机构运作情况的权利,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钱花到什么地方去了。近几年,政府也在开始尝试公开数据,但公示的数据,不仅老百姓看不懂,甚至有些专家都看不懂,请问,不公开是否违法?公开但不明晰,是否也违法?

韩德云答复说,公开得明晰和清楚,可能还需要进一步的争取。他不仅仅是说说而已,连续5年,都在提相关的建议、议案。

还有网友提问:社区居委会的工作,千头万绪,十分繁杂,他们的收入很低,又不是公务员。这是收入分配不公。请问你看到了这点吗?愿为这些人鼓与呼吗?

对公务员制度做过长期调研的韩德云答复说,中国的公务员已经太多了,减少虽困难,但再增加的可能性很小了。

这一切,都发生在距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开幕还有一周时间的2月29日。

中国律师制度,自北洋政府于1912年9月16日公布《律师暂行章程》,恰好已历100周年。在这个时间节点里,观察律师这一 世界范围内最适合参政议政的群体 究竟如何参政议政,无疑意义非凡。

事实也恰是如此。中华全国律协原会长于宁介绍说,从数量上来看,全国各级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中,律师已超 000人。更多的律师,还受聘为法院、检察院的专家咨询员,有的成为政府的法律顾问。

根据本报记者统计,在本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律师占有11位。尽管人数从绝对数量上来说,还不够多,但因其专业素质,已经成为人大会场里不可或缺的一道亮丽风景。

从4位到11位

1988年王工律师当选全国人大代表,这是改革开放后,中国律师在政治舞台上的首次登台亮相。

1988年 月,七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召开。一个叫王工的律师界全国人大代表,成了各大媒体关注焦点。

在人大会议召开的第一天,王工就一口气提出制定《律师法》、《控制吸烟法》等多个重要议案。据报道,在当时,他所提的议案数量,创造了历届单个人大代表所提议案数量纪录。

在对政府工作报告进行表决时,王工更是站起来,连续4次即席发言,电视直播的画面立时传遍世界。

这是改革开放后,中国律师在政治舞台上的首次登台亮相。实际上,除了王工,七届全国人大里,还另有河南的梅养正、山西的晋辉以及香港的廖瑶珠 位律师界人大代表。

当时的《红旗》杂志这样评价: 人大 被讥为 橡皮图章 、 表决机器 的现象已成为过去,人们心目中的两会形象,比以往高大丰满多了。 此后,律师界全国人大代表数量逐步增多。到200 年时,增至8位;到十一届,律师界全国人大代表数量增长到11位。

律师当人大代表有何优势?缘何律师当了人大代表,会受到媒体如此多的关注?

律师界全国人大代表许智慧就常常被问及这些问题。她说,相比其他代表,(律师代表)写建议、议案比有些人方便,有法律专业背景,接触面比较宽,看问题更深刻一些。

本报记者了解到,在去年全国人代会上,许智慧提出了8个建议、议案,包括执行难、当事人的诉权保障、完善反垄断立法等。而王工在他七届人大的任期内,更是总共提出了近 00个议案和建议。

迟夙生尽管没有提过如此多的建议、议案,但她所提的建议、议案,总能得到采纳。最为典型的是婚姻法此前的修改,大量条文便是来自于迟夙生的一份建议。而这与她长期扎根一线有关。她的律师事务所有个规矩:为百姓做免费法律咨询。每天,前来咨询的老百姓,少则40人,多则过百,周末也不关门。所里的律师们说:那架势,跟老中医坐堂一样。

日子久了,迟夙生律所里的律师们,业务越来越精通。所里婚姻部的一名律师,甚至具备了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的本领:一方不想离的,经她调解,还没上法院就离了;明明想离的,经她一做工作,两人就好了。海量的经验,被迟夙生带进九届全国人大婚姻法修订过程中。

婚姻法是保护我们每个人的武器,这个武器上存在的每个问题我们几乎都已经知晓,扳机何时扣,向哪个方向扣,都让我写进了一份详细的建议中。

这也成了迟夙生11年人大代表生涯中最值得骄傲的一件事, 最终修订的婚姻法中,大量的条文,都来自我那份建议。

另一位律师界全国人大代表陈舒回忆,自己所提的大部分议案,最终都被采纳了,建议,也起码有八成被采纳。

那位勇敢的律师

在山东团的小组会上,杨伟程的发言又被提起。一位官员提到他时,称他为 那位勇敢的律师 。

律师界全国人大代表受关注的另一层原因是,因为专业背景相异,律师代表所提建议、议案,往往有新意,部分议案、建议,甚至看起来 十分的不听话 。

2009年两会时,温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刚结束,电视上,马上就有代表委员和专家学者发表见解,律师界全国人大代表杨伟程听完部分 见解 后,说了番令人意想不到的话。

他说,我觉得这类赞扬的语言,不仅今年有,往年有,全国两会上有,地方两会上更多,这种八股式的语言,几乎成了流行语,很像中学教师给学生的作文批语。如果用这种语言来赞扬总理的报告,总感到不协调,不般配,说得好一点就是太简单了, 总理的报告实在不需要这样廉价的八股式的赞扬 。

到2011年全国两会时,根据媒体的报道,会场原本还有些许沉闷,直到杨伟程发言:应该尽快司法改革,不要让佘祥林和赵作海案、嫌疑人离奇死亡案、三鹿奶粉事件不断重复出现。当天下午,在山东团的小组会上,杨伟程的发言又被提起。一位官员提到他时,称他为 那位勇敢的律师 。

投反对票需更谨慎

在反对票稀少的两会会场里,律师界代表的反对票不少。

相比杨伟程,迟夙生的表现,可就要 激烈 得多。

在2004年全国两会期间,迟夙生甚至与时任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已因严重违法违纪行为被 双规 )的徐衍东发生了一次冲突。

当时,迟夙生带着几个民意反映强烈的案子,准备在两会期间提出来,反映给徐衍东。意想不到的事,案子到了徐衍东手上,遭泼冷水。徐的意思是,这样的案子不要向上反映。

当时徐衍东和我在一个小组内开会,他找到当时我所在市的领导来做我的工作,希望我不要说这些案件。他说,最高人民法院的同志来听取代表意见,我讲了对他影响不好。 迟说。

激烈 的迟夙生当即表示: 我作为人大代表来了,你不让我说话,我就能不说话吗? 我当时就跟他说,这样的情况必须解决,我肯定会说的!

之后,在黑龙江团分组会上,迟夙生还是讲了那几个案件,也引起了全组其他代表的激烈讨论。据迟夙生回忆,当时,徐衍东很紧张,对她的意见很大, 连摔带打的 。

也许是性格使然,作人大代表期间,迟夙生得罪不少人。一次,一家地产公司找到迟夙生叫板:我们公司打这样的官司,从没败诉过,意思是让迟 高抬贵手 。数月之后,这家公司 第一次 在诉讼中败诉了。

因对法院系统有意见,2004年时,迟夙生对最高人民法院的报告投了反对票。据她讲原因,一是个别地方法院的院长不能公正对待案件;二是,有意见不让讲,叫说假话。

实际上,在反对票稀少的两会会场里,律师界代表的反对票不少。另一位律师界代表邸瑛琪,就不止一次投过反对票。据邸讲,投反对票比赞成票需更谨慎, 因为这是你对他们主要工作的否定 , 其中既有我的直接感受,还有我对他们工作的基本了解、价值评价,以及社会调查。

不听话 的迟夙生,在第一次成为全国人大代表时,就认为自己可能当不长。她哪里想得到自己竟然会一路连任至今。前一次连任的消息,她是从自己的丈夫口中得知的,一听到此消息,她就怀疑自己听错了:我怎么还能入围?因为实在是不敢相信,她又跑去问领导,而且一问就是好几个:为什么选我?领导们众口一词:因为你民望很高啊!

不到最后一刻,努力都会有成效!

中国律师现在面临的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为金钱所诱惑。从事律师职业,却以发财为目的,完全走商业化的道路,这是很危险的。

民望很高 的迟夙生,近年来,却陷入对律师行业未来的焦虑中。

广西北海案中,4名刑辩律师于2011年6月1 日因涉嫌律师伪证罪被刑拘,4名律师在同案中以涉嫌律师伪证罪被刑拘,在全国尚属首次。

除了北海案,近年还屡屡发生律师权利受侵害的事件。例如2009年7月10日,云南省律师何云祥在澄江县法院仅因在笔录中记录不满,被法官指令法警用手铐铐在法院球场的篮球架上达40多分钟。

近年来,刑事案件的出庭辩护率不进反退,继续 走低 。刑事案件中律师参与辩护率仅为 0%左右,刑事辩护率低、刑事辩护质量低、刑事律师地位低,这 三低 一直是中国刑事辩护挥之不去的阴影、久治不愈的顽症。

大部分律师于是选择不代理刑事案件,只代理民商事案件。著名法学家江平对此很是担忧。他说: 中国律师现在面临的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为金钱所诱惑。从事律师职业,却以发财为目的,完全走商业化的道路,这是很危险的。

在行业危机面前,律师界代表的选择,无疑具有示范效应。孙桂玲也是律师界集体焦虑中的一员,不同的是,这位有着全国人大代表身份的律师,在北海律师案发生后,就公开表示,北海律师事件应由全国律协负起责任,否则律师界就会 六神无主,悲声四起,乱作一团 。

而迟夙生,则直接参与到北海律师案的辩护中。去年12月份时,全国人大部分常委在深圳开会,迟夙生还专程从黑龙江飞到深圳,拿着北海事件的调查报告,追着几个常委不放。 他们至少得听一听。 迟夙生说。

自去年年底开始进入修改审议的刑事诉讼法,无疑是改变律师辩护难状况的一次机会。律师界人大代表也行动起来,不断地呼吁,无尽的研讨会以及各种上书建言、建议,都发生在这期间。据全国律协刑委会秘书长韩嘉毅透露,在近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的刑诉法修改研讨会上,迟夙生、孙桂玲、许智慧、秦希燕几位律师界代表都在全力做建言、建议, 不到最后一刻,努力都会有成效!

看男科好的医院
遂宁整形美容好的专科医院
茂名医院治疗妇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