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掖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青帝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 勿谓言之不预

发布时间:2019-10-12 18:26:48 编辑:笔名

青帝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 勿谓言之不预

紫衣女子机敏回醒过来,首先对真实产怀疑,但问题在于她自己也是骗局。

终虚空中遇到一个世界已经不易,同时遇到两个纠缠征战的世界更是首次,她过去很少与人进行这种谈判,更鲜有说谎,这种双重矛盾下就无法确定自己用什么表情来应对。

唯一能确定的是,她感觉自己陷入了某一种博弈,不回答妥当的话,可能造成对方怀疑,干脆听着,反过来仔细观察对方表情,试图寻找破绽:“我从未闻一个世界天仙有投降之说。”

叶青有点不好意思说:“道友所言不错,正常情况下相遇都是同一能级或相近能级的世界,我们天仙投降了也没有更上一层位置,自是死战,但你们高层道天文明就不同,差着好多能级!”

紫衣女子心忖此话倒不错,这土著有点自知之明,但还是婉拒:“换个条件行不行?”

“唉……唉,除了船票我别无所求,道友是上层道人,或无法体会我等下层道人的心情,实是机会难得。”

“以前别人的世界与我八竿子打不着,再好也没有关系,自是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狗窝,五莲世界更是一来就入侵要杀光我等,我想带路都无门,自是深恨之。”

叶青一副遇到王师的表情,心底微笑‘让你和我拼演技’,这时用谎言去忽悠谎言,又长长叹息一声:“蛮夷归化文明本是正理,我的理想就是上进,投奔更高有什么错?道友你说是不是这样?我这样为王师带路,节省你们成本,值不值得一张船票?”

紫衣女子盯着叶青看,见此人表情这样真实,都有一两分拿捏不准其是否认真要求了,至此她才发现――伪装和人谈判这种事,对自己舰灵来说还是太难。

她感觉自己可能找错了对象,应先和五莲世界的青珠谈判……但当时争零号舰和伶,矛盾激烈根本无法交流,追上这面,已是战场结束,此子明显光脚不怕穿鞋,又由于缺乏原始积累,而显的格外贪婪,什么要求都敢提,一弄不好就是从中作梗坏了大事。

因此这一刻不答又不行,她忍住没有露出什么表情,缓缓:“可以给你张船票,捎你一程。”

叶青点首,又问:“我还有个夫人芊芊,是本命道侣,她肯定是……”

紫衣女子蹙眉,深吸一口气:“给你两张。”

“多谢,多谢,只是我后宫有些多,嗯大概有……”叶青得寸进尺了。

“你在耍我

?”

紫衣女子怒视叶青,冷冷道:“接下来是不是还有亲友、师门、文武臣僚、国家子民,全都不舍抛弃,都捎上船?你当我这船是送难民?”

“不行?”

叶青直起腰杆,一扫卑躬屈膝,正是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有些背负的东西本身也是力量,他有五德相继的青制怎可能放弃自己基础。

这时嗤笑:“我还真以为你们下降是传播文明荣光来,原来并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动刀兵……那只管碾压就是,又何须拿假象糊弄我们?道友诈言了。”

紫衣女子眉毛微扬,秉着最后挽救一下自己战略的心情,只淡淡:“我是有诚意,请你也拿出诚意来,不要得寸进尺,换个条件我们再谈。”

“我看不必换了,术业有专攻耳,换成普通地仙谈判说不定就给道友蒙蔽过去了,对于一个熟悉信约青脉天仙来说,当着我们的面前撒谎是很难的事情――尤其这遗忘之地洞天,你在我地盘上与我谈判,在命河上无可伪装,道友你的能级也压制不了我……”

叶青不再演戏试探,揭破了她的漏洞:“你的种种回应,细微的表情,都告诉我你根本没有与我们合作的想法,你要杀光我们。”

响鼓不用重锤,紫衣女子闻言也知道自己战略欺骗失败了,但她是舰灵,给揭破后也不羞恼,只冷静说:“是又如何,现在你待怎样?”

“我已知道了道友的真实意图,但更多疑惑,贵方为何一定'选择与两个世界为敌?这恐怕比你们过去一个世界一个世界狩猎更难,成本更高,利益风险比不值得,为何就不能选择一方合作呢?就不能三思一下?”

“不可以就是不可以,这里面没有选择余地。”

紫衣女子对叶青的刺探反应冷淡,既谈判失败,她觉得自己再待下去可能会暴露更多,身影一散消失,最后声音留在空气中:“零号舰即将修复,我警告你尽快离开此地,勿谓言之不预。”

叶青不理会她的威胁,回首看了看身后的参天大树,很清楚对方要是什么……不是什么遗忘之洞天,而是沉睡中的伶,奇货可居。

刚刚的谈判打消了他原先的判断,只确定对方似乎有某种迫切理由必须消灭两个世界,具体原因未知,不过试探目的也基本达到,通过试探对手的目标与战争承受能力,来确定自己需要做多少准备。

“现在看来,情况不容乐观……”他心想着,希望帝君缓冲合约能顺利些。

…………

新洛城?小殿

群臣济济一堂,上座当然是叶青,稍下就是太孙。

鼎炉里飘着香,这是龙诞香,是种极珍贵香料,其气清幽高雅,价比黄金,且还是有价无市,但对皇家来说,还不稀罕。

太孙叶真监国日久,青气汇聚,郁郁葱葱,隐有龙吟,微吐紫气,这时向着叶青汇报。

“陛下,天灾不断,有的地段几十里没人烟。”

“我们运粮救济,有的路过村落里都没有人,不少荒田很肥,已垦过,但又不得不放弃。”

叶真躬身说:“要是百姓分散在各地,不但易出乱子,还易受到袭击,故虽放弃大量田地,很是可惜,但孙臣,还是下了令。”

“陛下要觉得不妥,孙臣自是改过。”

叶青笑着:“收缩里亭,集于县郡,这是朝廷定下的国策,你这办理,没有什么不妥,只是朕偶出去,?见万倾良田荒芜,有点感慨。”

坐在下首吕尚静略起身一躬,一笑说:“这臣也有同样感慨,想当年臣开垦万亩荒地时繁华,不想时至这样,但这是无可奈何的事!”

“大冲撞日益靠近,单是引力就使天灾频繁,这谁也避免不了。”

“融合瞬间,更是可怖。”

“要收拾江山,或要等到了两个世界融合,渐渐平稳,或要几十年。”

“这里面难。”

叶青面无表情,把玩着一块玉,沉吟良久:“要没有这个难,黄脉的性情,怎会把这天命让给朕?”

“再怎么威逼利诱,黄德说不行就不行。”

“就是看在这难,这劫,这削上,才让我得了这天命,朕心里清清楚楚。”说着,叶青放开,只见一团淡紫到紫之气,云集在上。

“紫气,看上去很不错,可大家清楚,青朝管辖,原本人口在八亿以上,应是郁郁紫气才对,但现在,不过是淡紫到紫。”

“这里有天灾损失,据情报,凡人到现在,已死伤数千万以上。”

“可也不过八分之一,不损紫气。”

“但现在所得,不过是一亿左右。”

“何也,天灾频繁,死伤惨重,而仁义无法施展,不得归心耳。”

这话只有叶青自己能说,一时间殿内顿时沉寂下来,隔向外望,叶青又说着:“仅仅这个还罢了。”

只是一点,就见紫气外,是郁郁葱葱青气,再外,却围绕了浓厚血光,带着黑色,形成的黑色烟云,极是骇人。

叶青指点:“根据情况,大灾变就算有各种各样准备,未雨绸缪,怕也要死一半百姓,这就是数亿。”

“虽这实际不关青朝之事,但现在是青朝领天命,一统天下,是真龙,自就算到了青朝之上。”

“这些怨气血光,只是被龙气所阻。”

“不过,时间久了,还是徐徐在削天命。”

太孙叶真一颤:“可是青汉何辜……”

说到这里,想着叶青的话,咽了下去。

“朕也有部署,这些怨气,引至黑水,渡于暗土,重新来过,要是不肯,自也难逃兵气。”

叶青冷冷说罢,将玉块,重重放在桌上。

只听深邃殿内里一片寂静,这就是形神都灭了,暗夜中只听微啸的风过。

“你们办政不错,朕也没有挑剔之处,只说几点。”

叶青声音很低,寂静中显得清晰:“第一,就是收缩里亭,集于郡县,以加强对抗天灾力量。”

“这件你们已经办了,朕只是指出一点,凡不肯听从者,虽是良民,也一概格杀,不可留给外域。”

“粮食的问题不需要你们考虑,上百洞天,甚至仙天,都可种植粮食。”叶青端端正正坐着,淡淡说:“虽有仙道干涉人道嫌疑,但是在这时,还束缚了手脚,那是自寻死路。”

“现在是百无忌讳,只有二个字――杀,或恩!”

“听从者有恩,衣粮自是提供,不服者杀之,别无情面。”

“仙舰,你们似乎有些拘束,我现在就给你们指令,尽可使用,焚城灭乡。”

“不要怕杀人,不要怕怨气,不要怕削天命!”

“事实上……”说到这里,叶青住了口,但殿上的人都是极聪明,一想,就是雪亮了。

大冲撞后,天命无存,到时一切重来。

新的天命怎么来?

自是人道里来,这就看谁掌握了人道。

收缩里亭,集于郡县,不吝杀戮,这就是大冲撞后最大本钱――只有掌握在手里的,才是真的!

想到这里,所有人都心悦诚服,起身拜下:“陛下高瞻远瞩,臣等佩服。”

桂林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内江白癜风医院
宜宾治性病好的医院
桂林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内江白癜风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