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掖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神冥屠虐 第四章 恐怖的巨额财富

发布时间:2019-10-12 18:56:36 编辑:笔名

神冥屠虐 第四章 恐怖的巨额财富

金瞳不动声色地接过戒指,戴在了右食指,随即作出一副为难的样子说道“这,这不好吧!这可是易老您的宝物,这么给我了?虽然你不在乎什么,但小子我有些过意不去,但拿回去又不是您的风格,既然如此我勉为其难的手下了,以免拂了易老您的面子不是?”

易沧崖顿时一脸的黑线,嘴角抽搐不已,暗骂道“这个臭小子,不好意思还带那么快,都这么说了我怎么可能再收回去?真是太无耻了。(..)??小?说??首?发”但嘴还是说“没,没事,这只是小玩意,老夫多的是,给你正好还用得,你将《神典》放进去没事了,外人一般也看不出来这是纳戒,但你还是要小心便是。你先跟纳戒认主吧!”

金瞳见机得逞,开心的涌出一滴血滴在了纳戒,一道白光涌入金瞳的身体里,表示着已认主成功。而金瞳也并不着急看其的东西,而是将《神典》丢进了纳戒开口道“易老,您还是将纳戒的东西拿走吧,我只要纳戒便好了。”

易沧崖的连有刷的一下绿了,想道“你小子现在说这些有个毛线用,我又没带别的纳戒,这么多东西怎么带走?扛回去吗?那其他几个老不死的看见还不笑死?”于是很牛叉的摆手道“不用了,纳戒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都给你好了,老夫还有几个装了满满的纳戒,其的价值这多得多。这个送给你是了,但你一定要认真的修炼,那些东西对你也是有帮助的。”易沧崖说完都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吗呀!那可是自己游历整个大陆花费数千年积累下来的好宝贝啊,任何一样都价值连城,甚至许多都是无价之宝,动了一下嘴皮子送出去了?自己也太败家了吧!但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回不来了。哎,不过只要想到他未来的成,这些也值了。想到这里他心也平衡了许多,仍是一脸的笑意看着金瞳,却不知此刻的笑容有多假?

金瞳自然不信老头的话,拥有纳戒的人物多么牛*?其的东西又怎么可能会差?但也不点破,既然他如此的死要面子。那自己也拿的心安理得好了,也感激地鞠了几次躬谢道“那真是太感谢易老您了,小子便收下了,以后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尽管开口,只要我能做到义不容辞。”心里还暗自加了句“那也要我做得到才行啊,我现在只要啥事也办不成滴!”其实他并不知道自己此刻所说的这句话的分量有多重。

易沧崖听了他这句话心情稍微好了点。还好没白费。等的也是这句话,虽说现在他的实力完全不够看,等蝼蚁没什么两样,但未来呢?那简直无法想象,只要现在搭了他这条船,也许将来突破到另一个层次也不无可能。

想到这里易沧崖笑了笑道“呵呵,那好,你现在只要好好修炼可以

,凭你的资质,修炼速度必然惊人,好了,老夫也该离开了,不过临行前老夫还要告诫一句,千万不要泄露你自己所修炼的功法,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切记,切记......”说到一半易沧崖一个闪身消失不见,半空仅回荡着下半句,声音越渐越小,最终消失无踪。一切仿佛从未发生过一样,如若不是金瞳手带着的戒指,或许金瞳还只以为是一场梦“有了功法,这下子不会再有人骂自己是废物了,以前侮辱过我轻视过我的人,我会让他们明白当初的想法多么的幼稚!”金瞳抚摸着纳戒自言自语道。

金瞳怀着一颗激动兴奋的心回到了城主府,城主府大门的护卫看见天瑶城的耻辱,废材少城主回来了,不由地露出一丝轻蔑的目光,虽说掩饰的很好,但还是被金瞳发现了。不禁暗暗握紧拳头,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毕竟一个小小的护卫都可以随意的践踏自己的尊严,如此轻视自己,不可原谅。

金瞳装作一副浑然不知的样子,依旧微笑着走向城主府,护卫顿时觉得很怪,他也知道金瞳出去是去修炼的,但每次回来都是低着头黯然无光,可今天却不一样,反而显得很开心,于是他装成十分恭敬的样子问道“少爷,什么事让您这么开心啊?是不是修为提高了?”护卫的做作让金瞳感到很恶心,也听出了其嘲笑的意味,毕竟他们都知道自己五年都没有一丝的元力,一直做着无用功,借机讽刺自己一下,一般自己也并不理睬他们,事实毕竟如此。但金瞳发生的事让自己一下子有了底气,也不用再忍了,于是淡淡道“本少爷有什么开心的事难道必须向你这个我们家的看门狗交代吗?做好自己的事可以了,闪开。”说的时候一点也不留情面,他明白自己是主子,仆人是仆人,现在不好好的敲打一下以后还不翻了天?

护卫傻眼了,显然不曾想到这个平时懦弱无的少城主居然会说出这番话来,顿时有些恼怒,但一想到自己的身份,又怕丢了饭碗,也忍气吞声地说道“是,是,少爷教训的是,小的多嘴了,还望少爷见谅。”说完这话护卫的脸憋得通红,但也不敢多说什么,毕竟再废材也是城主大人的儿子,地位差太多了,自己一个小小的大武师根本不够别人塞牙缝的,其实他不知道金瞳以前的软弱并不是他胆小,而是他认为自己没有实力,也不需要太过张狂,低调点为妙。不然算他再废物,身为城主大人的独生子他也能胡作非为,也没人敢说他的不是,但因为他心地较善良,从不欺负平民,甚至还常做一些善事,所以大多的百姓都很喜欢这个废材少城主。

今天点了点头,迈开步子朝府内走去,留下了两个一脸羞愤惊讶的护卫,毕竟这只是小人物罢了,没必要计较。难道一只狗咬了你你要反咬回去吗?

其实金瞳心里还是有些小小的兴奋的,再怎么样他都是只是个不到十二岁的孩子,如此骂人让他感觉到身心都有些放松,久压的不爽也得以发泄,哼着小曲来到了自己的屋子前,正巧碰见了两个刚刚帮自己整理完屋子的丫鬟,其一个还是自己的贴身丫鬟,名叫子怡,但金瞳通常叫他小怡姐,她也是金瞳从小玩到大,为数不多的好朋友之一,所谓的贴身丫鬟是那种完全照顾主子一切生活起居,甚至包括暖床的奴婢。但这个子怡却是城主夫人收养的一个孤儿,在她七岁的时候带回了城主府,因为子怡从小长的乖巧可爱,长大了也定是一个大美人,所以城主夫人便让她从小服侍金瞳,准备长大了给金瞳做个妾,也好随时照顾到他。子怡为了报答夫人的养育之恩也答应了。所以才从小跟着金瞳一起长大,她金瞳大两岁,现在也不过还没到十四岁,便已长得美貌无,很显然是个没人胚子,也已初具雏形了。

“小怡姐,我回来了,我不是说过了吗?这些活儿你不要干了,让其他的丫鬟做好了,你不用这么劳累的。”金瞳见到子怡更加高兴,急忙走到她的面前说道。

“少爷,这本来是奴婢应该做的,怎么能交给别人增加别人的负担呢?”子怡说道。“那好吧。不过不许再自称自己为奴婢了,你可是我最喜欢的小怡姐,我让你叫我少爷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了,小时候我们一起玩的时候你可是叫我小瞳的。长大怎么这样了。”金瞳说着拽住子怡的胳膊摇了几下,一脸的郁闷。

子怡脸色微红道“好啦少爷,别摇了,都快十二岁了,还像个孩子似的。不过我看见你回来时好像很开心,是不是遇什么好事了?”子怡对自己的自称也改了过来。

“那当然啦,还是个天大的好事呢!对了小怡姐,我现在回屋子修炼,你让任何人都不要打扰我。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打扰。等我出来肯定会给你个惊喜哦!”金瞳松开子怡的胳膊办了个鬼脸道。

“好啦,少爷你安心修炼好了,我在门口候着你,有事叫我。走吧小青,不要打扰少爷修炼了。”说着子怡叫了叫站在旁边的一名丫鬟。

金瞳转过身走进了屋子,顺手将门关。而子怡便站在门口,一旁的小青瘪了瘪嘴道“切,还修炼什么啊!五年一点实力都没有,真是个废物。”子怡听了眉头一皱,不悦道“小青别乱说了,少爷自己可是很努力的,大家也都看得到,连续坚持了五年都不曾放弃,换做别人可能早放弃了,我相信少爷迟早有一天会成功的。”

小青听了依旧嘲笑道“子怡姐,也你相信他,废物终究是废物,还能怎么着?听说城主大人都快要放弃他了,你还......”话没说完便看见子怡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也老实地闭了嘴,毕竟子怡是城主夫人的人,在府的名望还是很高的。

子怡略显担忧地望了望屋子,她可是从小跟金瞳一块长大,也算得青梅竹马,长大了也是要嫁给他为妾的,自个也蛮喜欢这个被人鄙视的孩子,真心希望他能有所突破,从而摆脱他人鄙夷的目光。

此时的金瞳并不知晓门外两人的对话,他正双膝盘坐在床,伸出右手摸索着那枚戒指,这枚戒指的外形十分特殊,是只不知名如同一条长有长角的蛇一样的异兽缠绕在戒指四周。金瞳无惊讶,因为通晓大陆所有书籍的他竟叫不出这只异兽的名字。即像元兽却又不是,这个大陆的元兽共分有十个等级,对应着人的修为,一切拥有元力的野兽都划分为元兽,只是高低之分而已,但戒指的异兽显然不是普通的野兽,但自己却不认识,实在难以解释,不过他也认为是自己的阅历不够罢了,其实他并不知晓这戒指盘绕的是整个大陆所有龙的始祖,是一只五爪金龙,不是那些长有翅膀,相貌丑陋的低级蜥蜴龙能够相的,而这戒指也是有名字的,叫盘龙戒。

金瞳想了一会儿也不再纠结下去,用自己的意念进入戒指翻看。当金瞳的意念进入其时,凭他的修养也忍不住骂娘。“我滴个吗呀,这,这,这也太......”

原来盘龙戒实在是太b了,方圆不知道n里的地盘,一望无际。其储存的东西更是以百万来计算的,让金瞳吃惊的原因其一大部分都是传说的那些天材地宝,因为天材地宝同样是按照天地玄黄来划分等级的,而这里的一切却没有一件事低于地阶品的好宝贝。甚至有许多天阶高品的,还,还有好几株神品的。这也太夸张了吧!恐怖,实在是恐怖!而这数百万株天材地宝如同垃圾样只占了一小块地方。还有一片地面放置了数万件元器。从头到脚都有,也全部都是地阶品质及以的宝贝,甚至在另一边还堆积着如同山丘一样的闪亮亮的水晶币和一大堆的钻石币。因为金瞳曾见过,所以才认得出来。这些简直不能用常理推断。太恐怖,太逆天。无法想象的巨额财富!

河池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莆田治疗癫痫病方法
玉林哪家性病医院好
河池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莆田治疗癫痫病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