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掖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逃课神器开发者受到学校压力部分高校禁用

发布时间:2019-11-26 14:11:12 编辑:笔名

“逃课神器”开发者受到学校压力 部分高校禁用

临近期末,一款“代课软件”在南京高校悄然流行。这款名叫“超级逃课助手”的软件,功能类似于“嘀嘀打车”,“供需”双方发布信息后,软件能“自动配对”,代课同学收取每节课二三十元的费用。

扬子晚报了解到,这款已覆盖全国3000多所高校的软件,是一个四川大学生设计发布的。如今,不仅设计者本人受到了来自校方的压力,南京部分高校也已下禁令:学生使用代课软件或存在代课行为,一经发现绝不姑息。大学生吕新阳

刷脸机能生成个人信息。资料图

软件开发者是四川一大四学生,自称可能会被学校处分;专家认为高校和学生都该反思

扬子晚报蔡蕴琦张琳综合华西都市报、南方都市报

昨天,扬子晚报通过搜索,很快就发现了这款名为“超级逃课助手”的软件,应用描述中这样写道:“全球首款大学生逃课神器,每天使用‘超级逃课助手’成功逃课的次数超过1000次”。

在这款软件的功能列表中可以看到,它不仅可以发布“逃课计划”,并且能够自动广播给装有此软件的全校同学,以便随时寻找“下家”。介绍中还写道,“软件覆盖了全国3000所普通本科、专科高校,学生均可使用此软件”。在“如何回赠帮助逃课的同学”这一内容中,则列出了4种回报方式:“请吃饭”、“请看电影”、“帮你一回”和“自定义功能”。

扬子晚报安装软件后,以南京某高校大三学生的身份尝试发布了一条找人代上公共课的消息,并贴出“薪酬30元”的付费标准。不到15分钟,界面上就跳出提示“配对成功”——同一校区另一学院的一位学生回复“愿意代课”,这名学生还在附言中表示,“如果代的课多可以优惠。”

通过查看身份资料发现,这名主动“配对代课”者是名大一新生。

昨天,扬子晚报联系到两位使用过这款“逃课神器”的学生。安然和蒋鹏(化名)都是南京某高校大四的学生,“一般支付酬劳都是在上课之前,与对方见面交付,图方便的话也可以通过银或支付宝。”

安然说,他和蒋鹏准备考研,但专业课还没有全部停下,“觉得一些还在上着的课程实在没什么营养,就干脆找人代课出勤,自己就可以泡图书馆复习。有时我们在外面报的考研辅导班和学校课冲突,又不好直接跟学校老师请假,权衡一下还是找人代课妥当些。”

安然告诉,代课的大都是大一大二的学弟学妹,他们能顺便赚外快,所以基本信息一发出去,来“配对”的人就会很多。“除了考研,其他不少人忙着投简历、跑面试,谁还会把心思放在上课上?”蒋鹏说,而且到了大四,很多老师会“放一马”,点名的机会少,即便点名也不会特别较真,“只要平时上课低调一些,别给老师留下太多印象,老师是不会注意到你的。”[1][2][3][4][5]下一页尾页方便同学还是助长逃课

学生

软件设计的出发点很好,能够有效地帮助需要代课的同学。

校方

一旦发现有学生使用代课软件或是存在代课行为,绝不姑息。

3成学生会尝试,江苏多所学校禁用

对于这样一个“翘课神器”,在校大学生是怎么看待的呢?

昨天,扬子晚报随机采访了省内十余所高校的40名大学生。几乎所有受访学生均表示,这个软件十分新颖有趣。其中,有将近3成的同学表示,这个软件设计的出发点很好,能够有效地帮助到需要代课的同学,表示自己有可能会尝试。另外70%的学生觉得这个软件“好酷”,但不会真的用。

多所高校的学工处老师均严正表示,坚决反对这种行为。一旦发现有学生使用代课软件或是存在代课行为,绝不姑息。

发明者希望校领导看到软件火爆程度,认真考虑学生上课选择权

堵截者大学的课程都是父母花了学费的,学生选择逃课并不妥当

四川大四学生:学校可能处分我

“最初研发软件主要是为了创意,觉得好玩。”昨天,扬子晚报采访了解到,这款在全国高校流行的软件的研发者是四川某高校一名大四学生蒲同学。

蒲同学说,他从小就喜欢电脑,因高中是体育特长生,上大学时无奈与计算机专业擦肩而过。这几年,只要闲着就捣鼓编程,偶尔做出的小软件也有模有样。

想到上了3年自己并不感兴趣的专业课,蒲同学觉得学弟学妹们不应再这么局限,“大学生应有自主选择课程的权利”,借此初衷,在两个月的时间里,他开发出这款逃课软件,今年9月11日上线。

蒲同学坦言,软件上线后因为太“火”,自己承受了很多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学校说不定还要处分我。”蒲同学表示,自己绝不是鼓励逃课,希望高校领导们看到软件的火爆程度后,能认真考虑下学生上课的选择权。“我设计这个软件的目的主要是希望建立一个校园社交类的平台,而‘代课’只是软件的一个小的功能。并不是上热炒的那样专门为了帮助别的同学翘课。”

“劈砖教授”:用刷脸机破神器

对于蒲同学开发的“逃课软件”,曾红极一时的四川大学“劈砖教授”魏骁勇并不赞同。

今年年初,魏骁勇制成一套专为点名而生的“刷脸机”。“刷脸机”将人群以红色方框圈住,每个面孔还配上编号,学生的个人信息马上就能生成,“谁逃课,一下就能知道。”前一页[1][2][3][4][5][6]下一页尾页方便同学还是助长逃课

学生

软件设计的出发点很好,能够有效地帮助需要代课的同学。

校方

一旦发现有学生使用代课软件或是存在代课行为,绝不姑息。

3成学生会尝试,江苏多所学校禁用

对于这样一个“翘课神器”,在校大学生是怎么看待的呢?

昨天,扬子晚报随机采访了省内十余所高校的40名大学生。几乎所有受访学生均表示,这个软件十分新颖有趣。其中,有将近3成的同学表示,这个软件设计的出发点很好,能够有效地帮助到需要代课的同学,表示自己有可能会尝试。另外70%的学生觉得这个软件“好酷”,但不会真的用。

多所高校的学工处老师均严正表示,坚决反对这种行为。一旦发现有学生使用代课软件或是存在代课行为,绝不姑息。

发明者希望校领导看到软件火爆程度,认真考虑学生上课选择权

堵截者大学的课程都是父母花了学费的,学生选择逃课并不妥当

四川大四学生:学校可能处分我

“最初研发软件主要是为了创意,觉得好玩。”昨天,扬子晚报采访了解到,这款在全国高校流行的软件的研发者是四川某高校一名大四学生蒲同学。

蒲同学说,他从小就喜欢电脑,因高中是体育特长生,上大学时无奈与计算机专业擦肩而过。这几年,只要闲着就捣鼓编程,偶尔做出的小软件也有模有样。

想到上了3年自己并不感兴趣的专业课,蒲同学觉得学弟学妹们不应再这么局限,“大学生应有自主选择课程的权利”,借此初衷,在两个月的时间里,他开发出这款逃课软件,今年9月11日上线。

蒲同学坦言,软件上线后因为太“火”,自己承受了很多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学校说不定还要处分我。”蒲同学表示,自己绝不是鼓励逃课,希望高校领导们看到软件的火爆程度后,能认真考虑下学生上课的选择权。“我设计这个软件的目的主要是希望建立一个校园社交类的平台,而‘代课’只是软件的一个小的功能。并不是上热炒的那样专门为了帮助别的同学翘课。”

“劈砖教授”:用刷脸机破神器

对于蒲同学开发的“逃课软件”,曾红极一时的四川大学“劈砖教授”魏骁勇并不赞同。

今年年初,魏骁勇制成一套专为点名而生的“刷脸机”。“刷脸机”将人群以红色方框圈住,每个面孔还配上编号,学生的个人信息马上就能生成,“谁逃课,一下就能知道。”前一页[1][2][3][4][5][6][7]下一页尾页方便同学还是助长逃课

学生

软件设计的出发点很好,能够有效地帮助需要代课的同学。

校方

一旦发现有学生使用代课软件或是存在代课行为,绝不姑息。

3成学生会尝试,江苏多所学校禁用

对于这样一个“翘课神器”,在校大学生是怎么看待的呢?

昨天,扬子晚报随机采访了省内十余所高校的40名大学生。几乎所有受访学生均表示,这个软件十分新颖有趣。其中,有将近3成的同学表示,这个软件设计的出发点很好,能够有效地帮助到需要代课的同学,表示自己有可能会尝试。另外70%的学生觉得这个软件“好酷”,但不会真的用。

多所高校的学工处老师均严正表示,坚决反对这种行为。一旦发现有学生使用代课软件或是存在代课行为,绝不姑息。

发明者希望校领导看到软件火爆程度,认真考虑学生上课选择权

堵截者大学的课程都是父母花了学费的,学生选择逃课并不妥当

四川大四学生:学校可能处分我

“最初研发软件主要是为了创意,觉得好玩。”昨天,扬子晚报采访了解到,这款在全国高校流行的软件的研发者是四川某高校一名大四学生蒲同学。

蒲同学说,他从小就喜欢电脑,因高中是体育特长生,上大学时无奈与计算机专业擦肩而过。这几年,只要闲着就捣鼓编程,偶尔做出的小软件也有模有样。

想到上了3年自己并不感兴趣的专业课,蒲同学觉得学弟学妹们不应再这么局限,“大学生应有自主选择课程的权利”,借此初衷,在两个月的时间里,他开发出这款逃课软件,今年9月11日上线。

蒲同学坦言,软件上线后因为太“火”,自己承受了很多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学校说不定还要处分我。”蒲同学表示,自己绝不是鼓励逃课,希望高校领导们看到软件的火爆程度后,能认真考虑下学生上课的选择权。“我设计这个软件的目的主要是希望建立一个校园社交类的平台,而‘代课’只是软件的一个小的功能。并不是上热炒的那样专门为了帮助别的同学翘课。”

“劈砖教授”:用刷脸机破神器

对于蒲同学开发的“逃课软件”,曾红极一时的四川大学“劈砖教授”魏骁勇并不赞同。

今年年初,魏骁勇制成一套专为点名而生的“刷脸机”。“刷脸机”将人群以红色方框圈住,每个面孔还配上编号,学生的个人信息马上就能生成,“谁逃课,一下就能知道。”前一页[1][2][3][4][5][6][7][8]下一页方便同学还是助长逃课

学生

软件设计的出发点很好,能够有效地帮助需要代课的同学。

校方

一旦发现有学生使用代课软件或是存在代课行为,绝不姑息。

3成学生会尝试,江苏多所学校禁用

对于这样一个“翘课神器”,在校大学生是怎么看待的呢?

昨天,扬子晚报随机采访了省内十余所高校的40名大学生。几乎所有受访学生均表示,这个软件十分新颖有趣。其中,有将近3成的同学表示,这个软件设计的出发点很好,能够有效地帮助到需要代课的同学,表示自己有可能会尝试。另外70%的学生觉得这个软件“好酷”,但不会真的用。

多所高校的学工处老师均严正表示,坚决反对这种行为。一旦发现有学生使用代课软件或是存在代课行为,绝不姑息。

发明者希望校领导看到软件火爆程度,认真考虑学生上课选择权

堵截者大学的课程都是父母花了学费的,学生选择逃课并不妥当

四川大四学生:学校可能处分我

“最初研发软件主要是为了创意,觉得好玩。”昨天,扬子晚报采访了解到,这款在全国高校流行的软件的研发者是四川某高校一名大四学生蒲同学。

蒲同学说,他从小就喜欢电脑,因高中是体育特长生,上大学时无奈与计算机专业擦肩而过。这几年,只要闲着就捣鼓编程,偶尔做出的小软件也有模有样。

想到上了3年自己并不感兴趣的专业课,蒲同学觉得学弟学妹们不应再这么局限,“大学生应有自主选择课程的权利”,借此初衷,在两个月的时间里,他开发出这款逃课软件,今年9月11日上线。

蒲同学坦言,软件上线后因为太“火”,自己承受了很多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学校说不定还要处分我。”蒲同学表示,自己绝不是鼓励逃课,希望高校领导们看到软件的火爆程度后,能认真考虑下学生上课的选择权。“我设计这个软件的目的主要是希望建立一个校园社交类的平台,而‘代课’只是软件的一个小的功能。并不是上热炒的那样专门为了帮助别的同学翘课。”

“劈砖教授”:用刷脸机破神器

对于蒲同学开发的“逃课软件”,曾红极一时的四川大学“劈砖教授”魏骁勇并不赞同。

今年年初,魏骁勇制成一套专为点名而生的“刷脸机”。“刷脸机”将人群以红色方框圈住,每个面孔还配上编号,学生的个人信息马上就能生成,“谁逃课,一下就能知道。”前一页[1][2][3][4][5][6][7][8][9]下一页方便同学还是助长逃课

学生

软件设计的出发点很好,能够有效地帮助需要代课的同学。

校方

一旦发现有学生使用代课软件或是存在代课行为,绝不姑息。

3成学生会尝试,江苏多所学校禁用

对于这样一个“翘课神器”,在校大学生是怎么看待的呢?

昨天,扬子晚报随机采访了省内十余所高校的40名大学生。几乎所有受访学生均表示,这个软件十分新颖有趣。其中,有将近3成的同学表示,这个软件设计的出发点很好,能够有效地帮助到需要代课的同学,表示自己有可能会尝试。另外70%的学生觉得这个软件“好酷”,但不会真的用。

多所高校的学工处老师均严正表示,坚决反对这种行为。一旦发现有学生使用代课软件或是存在代课行为,绝不姑息。

发明者希望校领导看到软件火爆程度,认真考虑学生上课选择权

堵截者大学的课程都是父母花了学费的,学生选择逃课并不妥当

四川大四学生:学校可能处分我

“最初研发软件主要是为了创意,觉得好玩。”昨天,扬子晚报采访了解到,这款在全国高校流行的软件的研发者是四川某高校一名大四学生蒲同学。

蒲同学说,他从小就喜欢电脑,因高中是体育特长生,上大学时无奈与计算机专业擦肩而过。这几年,只要闲着就捣鼓编程,偶尔做出的小软件也有模有样。

想到上了3年自己并不感兴趣的专业课,蒲同学觉得学弟学妹们不应再这么局限,“大学生应有自主选择课程的权利”,借此初衷,在两个月的时间里,他开发出这款逃课软件,今年9月11日上线。

蒲同学坦言,软件上线后因为太“火”,自己承受了很多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学校说不定还要处分我。”蒲同学表示,自己绝不是鼓励逃课,希望高校领导们看到软件的火爆程度后,能认真考虑下学生上课的选择权。“我设计这个软件的目的主要是希望建立一个校园社交类的平台,而‘代课’只是软件的一个小的功能。并不是上热炒的那样专门为了帮助别的同学翘课。”

“劈砖教授”:用刷脸机破神器

对于蒲同学开发的“逃课软件”,曾红极一时的四川大学“劈砖教授”魏骁勇并不赞同。

今年年初,魏骁勇制成一套专为点名而生的“刷脸机”。“刷脸机”将人群以红色方框圈住,每个面孔还配上编号,学生的个人信息马上就能生成,“谁逃课,一下就能知道。”

原标题: “逃课神器”开发者受到学校压力部分高校禁用

原文链接:

稿源:光明

作者:

首页前一页[4][5][6][7][8][9]

凉菜
机床
二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