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掖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神国纪元 第五百四十七章 血子

发布时间:2019-09-26 03:48:33 编辑:笔名

神国纪元 第五百四十七章 血子

他的确是动了必杀的心思,实在是血元教的行事太过分了,让他都无法保持平常心。

人族之所以能够如此鼎盛就是因为是智慧种族,知天命,懂伦理,但是血元教的人完全就是远古蛮人,茹毛饮血,根本不算是人了。

“什么人?!”

红发年轻人瞳孔微缩,顿时察觉到天大的危机朝着他落了下来,顿时不再出手,严阵以待。

“林兄!”

“林凡!”

两声惊呼传来,自然是古剑公子跟段轻烟两人。

“你们疗伤,我先斩了此人再来叙旧。”

林凡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随后他向前迈步,朝着红发年轻人走去,身上更是传出了一股可怕的气息,宛若神祇降临,很快他的气势便攀升到了最顶点。

“原来是这两人的同伙,怎么,你也想管我血元教的事情?或许你还不知道我教的强大,就凭你也想杀我?”

红发年轻人做好了出手的准备,冷笑道。

“不是我想管,而是你们让我动怒了,既然如此,那就杀!”

林凡大喝,根本不给红发年轻人任何机会,他施展了强大的手段,封侯级别的境界显露出来,狂放的气势更如暴风骤雨,席卷天穹。

他并没有施展仙人神通,因为斩杀一尊封号境一重天后期的天骄根本没有任何难度,只是看他想不想杀而已。

星辰浮现,宇宙显化,林凡指天踏地而来,向前轰出一拳,天崩地裂,巨大的拳头宛若陨星坠落,携带着难以想象的力量。

他是在有意施展七星拳,想要提点一下远处的伊倾仙。

“找死!”

红发年轻人脸色一变,随后大怒,他全力爆发,手中的长枪更是苏醒,这也是一件低阶祖器,威力不凡。

“这是魔兵,是邪兵,不应该存在于世上,就像你们血元教一样,是我族败类,注定湮灭。”

林凡真的动怒了,他催动气血,根本不管不顾,直接朝着长枪轰去。

打铁般的巨响传来,雷霆万钧,红发年轻人大骇,因为他看到自己手中的长枪在颤抖,竟然被打弯了。

“怎么可能,你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战力,这片区域当中根本没有,因为强大的几个人都已经被我大哥斩杀,难道你施展了秘法一直隐匿到了现在?”

红发年轻人声音颤抖,他虎口崩裂,鲜血流淌

神国纪元  第五百四十七章 血子

,顺着长枪蔓延开来,多了一丝邪魅的气息。

与此同时林凡感觉到长枪的威力似乎在提升。

“果然是一件魔兵,难道你们血元教给魔族有染?对,应该就是这样,魔界跟这个大世界接壤,其中自然会有魔族势力留了下来,看来你们血元教现在是不想被灭门都不可能了。”

林凡眼神闪动,随后看穿了一切,开口说道。

就像人族强者前往魔界还留下了自己的势力一样,魔族自然也是如此。

“休要胡言!”

红发年轻人眼神跳动,竟然在躲避,他自然是否认了林凡的推测,因为这个推测实在是太可怕了,一旦被大晋国皇室知晓恐怕血元教真的要迎来末日,在这种种族之间仇恨面前不可能有人会帮血元教,就算是大日神宗也是如此,大晋国一怒天地反复,血元教再强也要被灭门,没有第二种可能。

“没什么好说的,时间会证明一切,你们血元教末日将至,我看你们也是狼子野心,斩杀了这么多人也只是为了把这次五行教收徒的事情弄乱,其心可诛!”

林凡大喝,连出重手,他挥动手中拳头,碾压四方,打得红发年轻人踉跄后退,不停咳血。

当然,红发年轻人的实力很强,不然也不会把古剑公子跟段轻烟两人追杀到这样的地步,可是他跟林凡之间的差距还是太大了。

“你不能杀我,我的大哥是血元教血子,只要你杀了我他一定会给我报仇的!”

红发年轻人乱了,因为他被林凡一拳轰碎半边身子,鲜血淋漓,骨茬森森。

“血元教血子?”

林凡猜测这所谓的血子应该就是大日神宗神子差不多,算是年轻一辈中的最强者。

“你嘴里的血子难道有我强?如果他来了同样镇杀!”

林凡大喝,一拳轰出,战力提升到了绝巅。

只听到咔嚓一声传来,红发年轻人手中的长枪寸寸断裂,一件祖器竟然就这样被毁了,碎片飞溅看来,宛若流星。

红发年轻人横飞,肉身崩裂,只留下了一个头颅。

不过他已经是封号境一重天后期的大能,如果不是元神被灭杀的话不会陨落,身体的伤势再重也会被修复。

“死。”

林凡伸出一根手指,眼神冰冷,杀意不加掩饰,他要一指钉穿红发年轻人的头颅,破灭后者元神。

“阁下何不得饶人处且饶人。”

就在这时,一道氤氲的霞光亮起,凝聚成一个人的虚影。

此人身上的气息跟红发年轻人一模一样,显然也是血元教之人,不过他的气质很平和,完全没有红发年轻人的戾气。

“你就是血元教的血子?”

林凡询问,他知道这道虚影是面前这人的投影。

“没错,不知道阁下能够给我这个面子,也算交个朋友。”

血元教血子十分冷静,淡定自若,这是自信,对自己有着难以想象的信心。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我给你面子?那谁又给我面子。”

林凡冷哼,眼神不变,手指落下,穿过血元教血子的虚影钉穿红发年轻人的头颅,后者连惨叫都没有发出就身死道消了,直接陨落。

“好手段,我们终究会有一战,希望阁下不要再像之前一样龟缩起来。”

血元教血子冷声,随后消散。

“龟缩?”

林凡摸了摸鼻子,他知道自己是被人看轻了,不过也无妨,到时候跟血元教血子真身碰面直接镇杀即可。

“实力不弱,应该是一个妖孽。”

虽然只是跟血元教血子投影的一个碰面,但林凡还是感应到了后者的实力,如果没有猜错后者应该是在闭关突破封侯境界,说不定成功就在这几天,但是林凡没有丝毫的变色,就算血元教血子突破了又能怎样?同样是死路一条。(未完待续。)

安庆治疗盆腔炎费用
安庆治疗盆腔炎医院
安庆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安庆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安庆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